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6

Por Art 普普藝術

普普藝術
今年七月初美國同學會參觀洛杉磯的 Broad Museum ,斬獲良多。幾乎不敢置信許多現代名家真跡作品就在眼前。所謂百聞不如一見。確實如此。除了上回提到一些達達,超現實主義大師作品之外,也看到了很多普普 藝術家作品。PopArt 出現於 1950 到 60 年前後,至今未衰。普普主義也是二十世紀產物,理所當然為現代藝術館不可或缺收藏,而且也和達達超現實主義藕斷絲連,關係匪淺。
嚴格來說,同樣是20世紀前後產物,普普藝術後出,應該受到前輩影響.不但帶有達達主義痕跡,也該有者著超現實主義身形。實際上,達達的確直接影響到 Pop Art,而 Pop Art 卻又與超現實主背道而行。是什麼道理?
Pop Art 直說便是通俗,流行藝術。類似 Pop Music 是流行音樂代稱。1950 年代通俗文化中有一項目日新月異,大舉攻略日常生活。那便是廣告文化。公司行號紛紛為產品行銷刊登廣告,在網路未出生的時代,資訊如何從廠商流入市面,成 為消費省喜愛,全靠廣告。普普藝術和達達正好都借用已經存在的産品形象當成作品元素。眾所皆知的 Andy Warhol 的 馬莉蓮夢露,毛澤東彩繪圖像,Campbell Soup 罐頭食品畫作都是使用市面上極為流行的產品圖案和海報為背景。而這一特點正好和超現實主義的虛擬夢幻世界背道而馳。另一位普普大師 Roy Lichtenstein 則取材於漫畫册頁人物,經過放大,印刷粒子放大,也頗富俗趣。普普大量採用商業產品為背景,難免會招來眉角高揚部分人士批評,認為助虐金錢崇拜。的確一群 普普藝術家們生活靡靡,藥酒性派對不停。衞道人士或難認同,然而古往今來,藝術家多少驚世駭俗。
如此説來,普普繼起達達部分法則,有著直系親屬關係。另一方面普普表面上似是反超現實主義的虛幻世界,但其實三者都背棄古典傳統藝術價值,所以仍就和超現 實主義有點牽扯。總而言之,普普繼起現代藝術某些特質,但也自己獨立了。一併為現代藝術博物館珍藏。自此,通俗藝術,高雅藝術,並駕齊驅,同居殿堂高位。
參訪現代藝術館,相較於紐約和華府的藝術所見所聞,經驗大不相同。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範圍廣,數量多。兩河流域古文明,埃及波斯古國,希臘羅馬,甚至中 國石刻壁畫,應有盡有。而畫作,家俱等等也不少。華盛頓特區的史密斯群舘也以收藏歐美古典作品領軍。總而言之,整體上是以傳統古典藝術作品為主。而洛杉磯 的 Broad Museum 專精現代藝術。兩相對照,差距天地之間。
古典與現代一般而言,不難分辨風格特質。達文西的摩娜麗莎和畢卡索的女人對比十分顯著.古羅馬阿波羅太陽神大理石雕像和 Koons 的藍色氣球哈巴狗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古典與現代如此不同,但是幾乎從歷史脈絡上找不出兩者之間有何連續點。好像一夕之間突然出生了突變新品像異形,現代藝 術如無可預測的地震,分秒間顛覆傳統,出生時帶著破壞反抗信息。這和歷史上藝術流派承傳方式不一樣。譬如說宋詞異於唐詩,除了前後朝代不同,至少宋詞用字 遣詞,音韻平仄,仍然可以尋找出唐詩某些特質。藝術可以斷代,亦可以上溯下尋,找出不同時代作品間的關係。為什麼 Broad Museum , 或者是其他現代博物館的收藏往往就不太會出現在傳統的收藏舘中?似乎兩類作品是對立的,互相仇視的。但是能説現代藝術是一夕之間爆發的,它的出現沒有道理 嗎?沒有痕跡嗎?
當然不可能。事實上人類文明未曾是單元發展。所謂百家爭鳴,大小聲而已。有時主流強勢大力掩蓋了支流,當代後世遂忽視不知旁系。汝窯哥窯燒製宮院精品時, 百姓家也有一些日常陶瓷碗盆,甚至細緻美器。西洋美術畫作到了印象派時,傳統人物,景物技術幾乎已經成熟到了極至。新一代才人不會只事模仿,摸索中思考創 新。譬如說超現實主義鑽探內心深層想像界,這在15世紀的早期油畵中也有跡可尋。 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 是15世紀荷蘭畫家。他五百年前的作品比許多現代抽象畫更富創意。
古典或現代,藝術不外是昇華情緒。普普藝術家大都出身專業背景,有教育基礎,也有設計美學訓練。他們能抓住時尚文化,加上創意,作品自然有廣大群眾支持。 可喜有評論家,收藏家願意支持,終於能藏諸名山。流行音樂往往不能長留社會,留下的便成經典。Pop Art 己成經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