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0, 2016

Summerian cuneiform, 楔形文字


楔形文字
馬雅文字之外,楔形文字同樣引發我一股長期興緻。讀過一些資料,妙趣難以言喻。楔形文字是世界上最早出現的文字之一。(極有可能堪稱史上首先登場的文 字)。人類倘若沒有文字,僅停留於囗語相傳狀態,歷史往往消失殆盡,無跡可尋。楔形文考古遺址出現地區集中於兩河流域,今日伊拉克共和國內。亦即俗稱肥沃 半月型的美索布達領域。兩河則是幼發拉底及底格理斯二河。

公元三至五千年前,蘇美人於該區建立小型l 帝國,城市邦邫活動頻繁。文化底𩐳傑出。除了建築雕塑仍斷續出現,文字創作是數量最多的出土物。蘇美人因為有文字記載,成為早期文明中留下有証據,有史實的上古民族。

對楔形文字充滿興趣,並非完全從閱讀書目中慢慢培養起來,也有部份是來自拜訪幾個博物館中眼見考古出土泥版上的實物激發的。東漢蔡倫造紙之前有竹簡,絲帛 為書寫工具,鐘鼎,龜甲,牛骨更留下早期中國文字史料。在外雙溪故宮博物院曾經看過不少商周古文,較之楔文,中文還是晚了數千年。而1這千年之差,尤其彰 顯出楔形文字所用材料的原始單薄性。出土楔形文字顯示其材料單單是河畔淤泥和削成細尖或扁平的木棍。五千年之後,後人有幸能挖出大批仍然清晰可識的泥土上 的文字,並且加以詮譯解譯,重新勾劃出蘇美人社會結構活動,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不容易的大事。

楔形文亦稱蘇美文。蘇美人在西元兩千年前逐漸被另一文化融合 (Akkadian)。文字也慢慢被吸收轉化,但是仍然一直存在,到公元年前後,不但消聲匿跡,更自此無人能解。十九世紀一項阿敘利考古顯學啓動了近二百 年學者投入研究,這才引發有志者潛心分析楔形文字,終於能夠以當代語言翻譯,據說百分之九十的楔文也能發音,可讀又能解。出土的泥板土中也有少數多種不同 語言記錄同一歷史事件的例子。(這和古埃及文字解讀如出一轍。原來古代重要文件,往往鑄刻成多種語言。可見翻譯官自古以來存在,乃政治外交活動必備人 才)。解決一種語文,漸進才能處理另一語言。


令人振奮的是蘇美文泥版,竟然歷經千年,仍然有數以萬計清晰可讀的大量出土物。現在學者己知古蘇美領導階層中有史官一職。負責創製,書寫紀錄,並且教導訓 練下一代史官,不是王公貴族,普通沒有機緣入校習文。史官相傳因為識字,可通鬼神。文字可貴,可見一般。挖掘出土的倉房建築中,有類似現代圖書館的編列書 架貯存櫃,泥版依文件內容分類。其中還有習字版,是給新生訓練用的,有如同 ABCD, ㄅㄆㄇㄈ,1234等初級識字班教科書。當然大部分的文件是政治,宗教,及經濟活動紀錄。離婚協議書,田地分割証書也有。舉世聞名的巴比倫帝國漢摩拉比法 律石刻使用的文字是楔形文後期的文字,保留了蘇美文的特徴。蘇美歷經滄桑,文字多半可以讀,可以解,當然沒有興趣,不是專家學者,也不用花精神鑚研。我雖 然喜歡,但是閱讀解讀過程中學者運用統計數據,邏輯數理等煩雜過程,必須承認自己智慧不足。享受前人的研究成果就夠了。給我一塊楔形文字泥版,怕也是看不 出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