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6, 2016

美麗與醜陋

藝術象徵美麗。藝術館收藏美術品,累積人類美麗事物歷史。拜訪藝術博物館如入寶殿,美不勝收。目不暇給,是視覺享受,更是心靈盛宴



今年暑期美國同學會除了吃吃喝喝,也走訪洛杉磯 Broad Museum, 一睹名收藏家Eli & Edythe Broad 現代藝術收藏。同時也走訪石油大亨 Paul  
Getty  Malibu 依山傍海仿毀於火山灰燼之羅馬古城建築而成的 Herculaneum Getty Villa. 因時間限制,同學們同意只選擇建築導覽。帶上耳機,聽導遊解說藏館建築始末。吸收丁點古希臘羅馬古典風格始末

Paul Getty 辭世時將億萬資產幾乎全數捐給基金會,僅少數留給子孫親信Getty 雲遊四海,收集古董文物無數,尤其專情希臘,羅馬,及中亞地區。收藏在 Villa 供民眾免費參觀. Villa 精緻但不夠寬闊,信託委員們決定另闢新址,以利逐漸增加的畫作,家具,圖書,以及攝影收藏Getty Center 因此誕生了。同時 Getty Trust 也增加國際文物保存修復工程基金,提供教育研究獎助;這座位西洛杉磯山區上的中心於。  成立。一時名聲愈燥,世所稱道

  



我在二十年前後,曾經在新建的蓋蒂中心 Getty CenterBrentwood, CA) 做義工。當然很榮興又驕傲能到世界一流的藝術機構服務。並且可以隨時參觀館內收藏。蓋蒂中心亭園設計亦十分突出。總之是財富和美感完美結合。我心嚮往之,無話可說
 













閲讀一本新書,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洛杉磯時報記者 Jason Felch 著作 Chasing Aphrodite 是以批評眼光, 挖掘幕後黑手法下筆之作。口吻犀利,豪不留情。但也是提供甚多不為大衆所知的藝術界黑暗技倆。資金豐厚的博物館,藝術館百年來皆經由地下經紀,非法取得落後國家古典文物,非但逃稅欺瞞政府,更直接鼓勵盜挖古墓勝蹟,借美麗收藏之名,行醜惡之當





在紐約求學之際,我多次踏訪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首次目睹不少中國石窟壁畫,佛圖瓷件。當時除了欣賞,也自問如許國寶,因何流落異鄉,失根漢土。也曾聽聞,瑞典國王私人收藏有中國之外最大規模的玉器古玩。大不列顛英國博物館中據統計數字顯示,擁有二萬三千件左右的清宮文物。猜測清未國勢驅弱,列強掠奪不斷;國之重器,多少被外人收括?萬園之園圓明園燬諸一炬,其中樓閣殿宇,無不飾以彩燒、磁品,木石玉雕,簡冊畫軸。八國聯軍,先掠奪后躑火炬。萬千國寶皆入西洋公私倉庫。衆所皆知,希特勅納粹所到之處,殺人如麻,掠奪藝術收藏尢其驚人。無論公家私人典藏,一概運回德國或其他袐密場所。猶太族裔遭遇至慘,至今仍有後裔尋找失蹤的祖先收藏
          



蓋蒂收藏豐厚,得取藏品過程背後的確有不少渥齰手段。美麗的大里石雕刻,石棺彩畫,隱藏罪惡行逕,暗中鼓勵走私挖掘古物。根據聯合國組織宣言, 會員國一致遵守 1970  UNESCO (國際文科教組織)(http://www.unesco.org/new/en/culture/themes/illicit-trafficking-of-cultural-property/1970-convention/) 約定,禁止並防止文化藝術品非法進出口及轉移所有權。主因在於大戰後,殘破社會給予投機炒作客極大空間。亡羊補牢,猶未遲乎?聯合國介入處理,正是証明了古董流失嚴重,非法走私頻繁

推想可知,博物館,考古學,和盜墓走私有一定程度的牽扯。博物館中收藏往往來自考古發掘,而盗墓集團若具有相當程度考古常識,辨識墓塚地點,陪葬品預估會較正確。若是能掛勾博物館收藏單位,更加易於流通贓貨。而博物館基於增加有份量收藏品,吸引大眾目光,卻又要考量預算支出,不得已偶而會走地下管道,與罪犯組織蒐購交易。無形之中鼓勵愈是澎勃劇烈盜墓走私

説到盜墓,也不一定是盜者意圖出售于博物館。古今中外,視死如生。富貴人家,陪葬物品傾巢而出。除了日常用品,更可能有珍珠瑪瑙,金玉瑰寶。盜墓者無非圖利而己。文件顯示中國史上帝陵皇寢鮮能逃脫被洗劫一空之災。幸運的完㙇十百年,不幸的屍骨未寒,己遭萬劫。非但陪葬品洗劫一空,棺墎毀損,仍至屍骨無存的也是有的。據說王羲之真跡蘭亭集序仍與武則天地宮共存。千年之下,仍無人能侵入陵寢 (http://history.people.com.cn/n/2013/0416/c362546-21160037.html)。秦皇棺槨所在,也是未嘗有外力侵入,是少數幸運中的少數。慈禧地宮遭軍閥孙殿轟毀,洗劫一空。不少珍寶後來用來賄絡權貴(http://baike.baidu.com/view/14827054.htm)
 
實話實說,好東西留在博物館,供大眾觀賞,又得專家保護收藏,未必不是良方。祇是如果知法犯法,勾結黑道,資助地下出口,染上欺世盜名,明知故犯,豈不是罪加一等